研究动态
首页 > 研究动态 > 民粹主义日益侵蚀欧洲主流政治

民粹主义日益侵蚀欧洲主流政治

2016-03-01 10:29    伍慧萍

过去几年,欧洲政治极端化趋势加强,(极端)民族主义思想抬头,各种新老民粹和极端势力迅速抬头。一些政党不仅进入欧洲议会和各国议会,而且已然跻身执政党之列。2015年,民粹势力逐步蚕食欧洲政治版图,成为主流政治生态的一部分,日益改变着欧洲的政策走向。

2015年欧洲民粹势力的扩张

在2014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数十个(极)右翼民粹政党的表现令人惊呼欧洲正在向右转。匈牙利青民盟-公民党自2010年起就已经成为执政党并在去年的大选中成功连任。而在2015年各国大选中,民粹势力继续保持了上升势头,以惊人的速度蚕食着欧洲政治版图,无论是在北欧、东欧还是南欧。

在2015年4月的芬兰大选中,芬兰人党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并参与执政,党首蒂莫·索伊尼出芬兰外长。在6月的丹麦议会下院选举中,丹麦人民党继去年欧洲议会选举的抢眼表现之后拿下了创纪录的21.2%,跃升为第一大党,其得票率超过后来组建了少数派政府的自由党。在10月的瑞士大选之后,保守反移民的瑞士人民党以近30%的支持率跃升为第一大党。在5月的波兰总统选举和10月的议会选举中,右翼保守的法律与正义党更是彻底改写了政治版图,分别获得绝对多数票,毫无争议成为单独执政的第一大党。在10月的葡萄牙议会选举中,葡萄牙人民党获得18个议席进入议会。在12月初的法国地方选举中,国民阵线有可能取得突破性的胜利,成为第一大党。

2015年,德国虽然不是大选之年,反移民、反伊斯兰的力量却也日趋壮大。高举反欧元旗帜起家的德国选择党去年就已经飞速上升,进入了欧洲议会并以10%左右的高选票进入三个东部州议会,在2015年,该党进入了西部的汉堡和不来梅州议会。自从2015年7月内部分裂以来,该党日渐偏向右翼民粹主义,要求对难民不设上限的默克尔总理下台,主张加强外部边界控制,实施更严厉的避难法,11月下旬,该党民调支持率已达9%。在社会基层,(极)右翼民粹力量不断从制造反欧洲和反移民声势,以反西方伊斯兰化、反移民为主旨的“欧洲爱国者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简称Pegida运动),从德累斯顿出发席卷全国,为“愤怒的公民”代言,他们与德国选择党相互呼应,共同传播对伊斯兰教乃至对所有穆斯林的恐惧厌恶。

左翼民粹势力在2015年的欧洲同样表现出上升势头。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在2015年1月的大选中凭借反对欧盟紧缩措施的施政口号成为议会第一大政治力量。而在同样饱受欧债危机之苦的西班牙,左翼民粹主义的Podemos(中文:“我们能”)党和公民党在年中地方选举中的表现同样抢眼,目前人数甚至已经达到38万之众。

欧洲左右翼民粹势力政治主张的异同点

欧洲民粹力量的组织形态、政治主张、极端程度各异。这些政治力量或为组织严格的政党,或为像德国Pediga反西方伊斯兰化这样松散的社会运动。论其极端程度,同样差异巨大,极端如希腊的金色黎明党公然使用纳粹十字标志和军歌,而更多民粹势力坚决反对给自身贴上极端政治势力的标签。论及政治主张,欧洲民粹势力混杂了各种虽然未必反体制、但必定怀疑和反对政治现状的立场,从反移民、反伊斯兰、排犹主义、反罗姆人,到疑欧反欧,以及地方分裂主义。它们相互之间的政治主张大不相同,例如在对待欧洲的态度上,英国独立党和法国国民阵线要求本国退出欧盟,德国选择党不反欧盟但是反欧元,而奥地利自由党连欧元也不反对。

不过,各种民粹势力仍旧表现出了相似之处,一个共同特点是它们都打着为民众代言的旗号,大张旗鼓地反叛主流政治思想,打破政治禁忌,反对一切在它们看来威胁和损害了民众福祉的东西。在民粹主义的话语中,这种威胁既可能来自上层的政治精英,也可能来自外部的异己势力。为此,它们既反对现有政治秩序对于民众的安排,以及一切主流的、事关政治正确性的思想,又不断制造民族主义舆论,反对任何外部力量的侵入。左右翼民粹力量显然各有侧重点:左翼民粹政党主要关注社会分配不公和贫富分化,反对欧盟“独裁者”自上而下强加给本国国民的财政紧缩政策;(极)右翼民粹主义则从狭隘民族主义的视角出发,不遗余力地煽动排外情绪。在对待外来移民的态度上,(极)右翼民粹主义多强调本国民众优先原则,要求限制移民,颁布严厉的避难法,不欢迎战争难民或经济难民,尤其煽动对于伊斯兰教的恐惧和敌对情绪,渲染欧洲社会伊斯兰化的后果并力图阻止这一趋势。

欧洲民粹势力走强使得欧洲日趋保守和封闭

欧洲民粹势力在上世纪80年代逐渐走强,是在全球化带来生活方式多元化的背景之下,向传统生活方式和保守价值观回归的要求,其成功原因主要在于社会文化心理方面。欧洲社会发生的持续改变加深了普通民众的不安和恐惧,令他们感觉到生活质量受到极大影响,部分普通民众当中潜在的不安心理在主流政治中找不到宣泄出口,因为政府和主流政党需要强调政治正确性。民粹主义及时填补了政治代言的真空地带,充分利用并煽动人们对于危机和未知的恐惧心理为其政治目的服务。

最近几年来,欧洲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势空前动荡,内忧外患此起彼伏,撕裂着欧洲内部原本就极其脆弱的团结精神,令欧盟和各国政府疲于应对。欧债危机的后果远未克服,俄欧在乌克兰的冲突威胁到欧洲东部安全,二战之后最大规模的难民潮冲击欧洲各国,至今未能得到有效控制,年内法国两次大规模宗教极端暴力事件又将惊魂未定的欧洲置于恐怖主义和极端伊斯兰主义的漩涡之中,并且不可避免地被很多人与难民危机关联起来,为(极)右翼民粹势力的反移民宣传提供了现实依据。受益于危机背景,极右翼民粹政党在欧洲呈现出不断增长的危险趋势。

毫无疑问,民粹势力正在改写欧洲各国的政治生态,带来深远的政治与社会影响,欧洲未来几年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经济困局使得希腊、西班牙等国的民意在对抗欧盟政治的过程中左转,而在绝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表现出的是向右转,民粹势力的主流化和民族主义的泛滥使得欧洲日趋保守和封闭。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同济大学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问题研究所教授)


国别区域和国际教育培训基地链接